联合赤恋酒窖

布鲁塞尔大赛要来中国了,我们除了骄傲,还能期待些什么


世界上最权威的葡萄酒比赛之一,布鲁塞尔大赛要来中国了,我们除了骄傲,还能期待些什么?


从6年前开始,每年的五一公众假期,我都奉献给布鲁塞尔国际葡萄酒大赛(Concours Mondial de Bruxelles)了。年年受邀担任大赛评委,每天早上走进偌大的品酒场地,找到插着中国国旗的自己的位子,在熟悉的音乐声响起后开始一上午紧张的品酒,然而今年的感觉却不太一样。

不是秘密的秘密

2014年布鲁塞尔国际葡萄酒大赛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庆祝了创立20周年。

用了二十多年时间,布鲁塞尔大赛不仅成为全世界规模最大的葡萄酒大赛也是最权威的大赛之一,还创造了属于自己的独有的传统,包括每年选择在欧洲的不同城市举办,在三天大赛的最后一天上午,用一部短片揭晓下一年的主办地,最后一天的午餐也由下一个东道国招待。

这些年来,布鲁塞尔大赛旅行过法国、葡萄牙、意大利、卢森堡等很多国家的城市,因为大赛发起于比利时布鲁塞尔,所以20周年的时候回到了布鲁塞尔。

布鲁塞尔大赛选择举办的城市,必须符合很多条件:要有容纳300多位评委三天品酒的场地,通常是距离市中心10分钟车程的会展中心;要有专业侍酒团队,通常是当地侍酒师学校的学生由老师带队并经过短期培训;要有能容纳三百多位评委加大赛主办团队的酒店,通常分散于相隔不远的几家酒店;以及靠近葡萄酒产区,可供评委们工作之余参观酒庄和品酒……

这三百多位主要来自欧洲,也有新世界国家包括中国的评委,要在三天中,每天上午4个小时盲品50-60款葡萄酒,按照大赛规定的标准评分。这不是一个轻松的工作,日程繁忙的评委们年年抽出时间参加布鲁塞尔大赛的动力之一是见见老朋友,谈谈葡萄酒圈的动向和八卦,同时这也是探索一个城市和当地葡萄酒的好机会。爱喝的人通常也爱吃爱玩,如果大赛在一个富有历史和美食传统的地方举行,很多评委就乐意多付一笔钱,带伴侣同行。

在为大赛担任评委的这6年来,我趁机游历了西欧和中欧的很多地方。所以对于评委来说,下一年大赛会在哪里举行,也是充满悬念和令人兴奋的。往年在最后一天观看短片时,大家都在拼命猜测。像我对于欧洲城市没那么熟,往往到短片结束,城市名字出现,还在发愣这是哪里,而全场已经响起雷鸣般的掌声与欢呼。

然而今年却不一样。大赛的第二天晚上,评委们收到一本印满coupon的小册子,可以在6家Tapas Bar吃喝一道小食加一杯葡萄酒,比起千篇一律的sit down dinner,显然更轻松和有趣。因为是个周六晚上,多数人气Tapas bar都人挤人,我和同为大赛评委的中国酿酒师薛飞逛到一家Tapas bar的时候,有人友善地招呼我们,“来坐这里,我们要走了。”原来也是大赛评委。这对夫妻兴奋地问,“明年大赛在北京举行?我们看到西班牙当地报纸的报道了。” 然后妻子在唇边作出“zip up” 的手势并微笑,表示自己会保密。

保啥密啊都上报纸了?

在第二天上午的短片中,充满了茶、旗袍、颐和园、北京大学、清华园、书法、华为、高架桥等各种传统与现代的符号,看完了为我们桌服务的侍酒师女孩一手端着酒瓶,一手指着我张着嘴说,“你的国家?”我骄傲地说,“对啊,我的城市。”

布鲁塞尔大赛会带来什么

布鲁塞尔国际葡萄酒大赛主席Baudouin Havaux在台上宣布,“这是大赛第一次在欧洲以外的城市举办。”我记得6年前我第一次见到他,就问过他这个问题,“你有没有想过在中国举办大赛?”他当时的反应是,“Too complicated“。从几百位欧洲评委的签证和机票,到9000多款葡萄酒的清关和运输,的确想想都头疼。

然而这一天还是来了。这与中国葡萄酒在产量和质量上的迅猛提升是分不开的,Baudouin Havaux说,“北京,下一个葡萄酒之都。”

近几年中国葡萄酒送到布鲁塞尔大赛参赛的越来越多,而且很有斩获。这也是促使布鲁塞尔大赛在中国举办的原因之一。在为大赛担任评委的第六年,今年我第一次在盲品中喝到了一组中国酒。当时我们的领队猜测是波尔多酒。

在每天上午的盲品结束后,我们总是满怀期待地冲到外面,享用一杯冰啤酒——这可是葡萄酒盲品后绝佳的放松方式,同时等着领队拿来酒单,揭晓一上午喝了些啥,自己猜的产地对不对,那一组特别赞或特可怕的酒来自哪里。这也是为大赛工作最有乐趣的时刻之一——总能在盲品中有新发现。由于大赛严禁评委泄露酒单,我只能说,在这一组中国酒中,我个人给出了一金三银。

和多位欧洲评委闲聊,问“你们期待来北京吃烤鸭吗?”反应几乎都是一样:“如果大赛请我的话……”

毕竟欧洲人来中国比我们去欧洲的机会少多了,多数欧洲评委都渴望来中国,也对中国葡萄酒充满好奇和了解的兴趣。在最后一天的午餐上,评委们喝到了用中国白酒和桂花陈酒作基酒的鸡尾酒,收到了精美的筷子礼盒,吃的虽然不是道地的中餐,但有几十种中国葡萄酒供随意品尝。和我们同桌的欧洲评委不停追问每款酒的产地和背景,薛飞自动承担起侍酒和解说的责任。中国作为新兴葡萄酒大国,必然要在世界葡萄酒版图上占据越来越重要的位置。无论是欧美的葡萄酒专家还是消费者,都很关心,也能体会到中国葡萄酒的不断进步。

我倒觉得评委们不必悲观,大赛既然宣布在北京举办,必定从北京市政府获得了足够的政策和资金支持,不至于因为预算把大量欧洲评委替换为中国和亚洲评委。尤其是每桌的领队,都是经验丰富,和大赛合作多年的资深葡萄酒专家,他们的角色是协调所有品酒者,尽量不低估任何一款好酒,也不宽容任何有酿造错误的酒。在一个团队中有品酒不稳定,打分忽高忽低的刺儿头的时候,领队的能力和威望显得尤其重要。

海淀区大手笔请来了布鲁塞尔葡萄酒大赛,作为中国评委除了感觉与有荣焉,还有什么想法?

毫无疑问这将是中国葡萄酒集体亮相和展示实力的绝佳机会。要知道来的评委中有家乐福、欧尚等大超市的买手,有酿酒师和葡萄酒大学学者,有葡萄酒媒体记者和主编、葡萄酒作家,有名餐厅的侍酒师……这些人不仅会把对于中国葡萄酒的了解记录下来,传播出去,也会让一些优秀的中国酒走出国门,出现在欧美的超市和餐厅里。

在向欧洲评委介绍薛飞的时候,我说,“这是我们中国最优秀的酿酒师之一,他在北京酿酒。”看到有的评委露出惊异的表情,我再补充一句,“不是在北京市中心酿酒啦。”距离北京最近的延庆、沙城产区,肯定会要承担接待大赛评委参观访问的工作。对于酒庄来说,这当然是很好的与国际葡萄酒专家交流的机会。

同时,我默默觉得,既然从欧洲来北京一趟不容易,评委们何不想法多留几日,探索宁夏或新疆等更多的产区,也领略更多风格的中国美食呢?以后就不至于像在最后一日的午餐上,指着蘑菇炖小牛排问我这是不是中餐了。

作者介绍

谢立 Isabel Xie

法国权威葡萄酒杂志La Revue du Vin de France中文版前执行主编;

布鲁塞尔国际葡萄酒大赛6年评委;

资深葡萄酒记者,走访世界上几十个葡萄酒国家和产区,撰写数百篇葡萄酒文章。

和你分享有关葡萄酒的一切,Cheers!